互联网价值营销服务商

关于我们

新闻资讯

行业动态

刷屏时代现在开始!

2019-04-03

这几天,看到一篇文章《灭火2019:刷屏时代的终结》,其观点认为,这都已经2019年3月底了,一个季度过去了,怎么营销圈没有一个刷屏案例?
 
H5、条漫、视频、小程序、裂变分销……这些手段都失效了啊。由此,给出一个结论:对营销圈来说,刷屏时代终结了,大家赶紧洗洗睡吧。作者很热心地给出了救赎的套路:蹭热点、搞深度、人格化、干货,最后是搭建私欲流量。
 
大叔看完之后,心里拔凉拔凉的,感觉这位同仁还是挺专业的,说得头头是道,但又觉得吧,应该买一本我写的《刷屏》看看。
 
刷屏的套路,都失效了?
 
 
 
1、套路没失效,除非被微信封了
 
 
先说套路。
 
大叔承认,微信官方确实很讨厌刷屏,他们认为这会影响用户体验,所以设置了所谓的“阈值”,但既然是去中心化的,不应该把决策权交给用户吗?我讨厌一个人发的内容,拉黑或者屏蔽不就好了。(跑题了)
 
为什么营销圈和传播圈都这么推崇刷屏呢?因为有流量和用户口碑啊,还不用给微信缴过路费。所以,大家拼命想创造各种套路来刷屏,比如文中提到的H5、条漫、视频、小程序、裂变分销等。
 
这些套路中,只有二级分销和小程序的一些分享裂变功能,是因为被微信官方限制后,确实失效了,但反过来也证明,它们之前也真的很有效。
 
其他的刷屏套路呢,大叔在书里总结了6大部分,大叔认为,这些套路是工具,工具没有失效,问题出在用的人身上。
 
因为我们不能单纯地认为那些模仿了这些套路,却没有做出成功的刷屏案例,就认定这个套路失效了。其实,所谓的形式和套路都很容易复制,但最难和最核心的是内容本身,怎么吸引和激发用户分享到朋友圈。
 
 
 
2、刷屏就是私欲流量的终极目标
 
 
上文作者给出了几个建议,除了私欲流量之外,其实都是在说内容,比如蹭热点、搞深度、人格化、干货。大叔专门有一个章节详细说明一个问题:用户凭什么要分享你的内容或链接到自己的朋友圈?所谓用户参与刷屏的7个动力。
 
对于私欲流量的看法,大叔也有一些不同意见,实际上,刷屏就是对私欲流量的最好体现和诠释,因为每个人都是刷屏的参与者,这是典型的去中心化传播,大家一起的围观和转发,实现了刷屏,而策划者几乎没有花推广费,或者只是在刷屏的素材和内容上投入了费用。
 
所以,作者先是抛出刷屏时代终结了,又建议大家要建立私欲流量,有点本末倒置了,因为刷屏就是私欲流量所追求的终极目标。
 
大叔理解,作者其实是把“私欲流量”比做了的分发渠道,比如微信群、个人微信朋友圈和公众号粉丝,这在大叔的书里放在了“4个热启动推广”上。
 
 
 
3、刷屏的案例,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?
 
 
这是大叔特别想聊的一个话题。2019年都过去一个季度了,怎么没有一个H5刷屏?
 
其实,大叔在盘点2018年刷屏H5案例的时候也发现,H5难刷屏的主要问题出在创意枯竭,背后是团队和经费的缩减,很多当年专门做H5的乙方都转型了,比如W。(这里特别感谢一下3水老师,本来我是要送一本书给他,他竟然说,要支持就得花钱自己买一本。这样的前辈,不得不令人尊敬。又跑题了)
 
但并不能说,刷屏的H5少了,或者这几个月没有,就认定H5刷屏失效了。比如,我们还有热衷于并且很擅长这种套路的网易啊,去年,网易至少有6个H5刷屏了,显然,网易已经掌握了一套可复制的H5刷屏套路,你不能说你没有或者这很难,就失效了。
 
换句话说,其实刷屏从来都很难啊,但这不正是那些有创意的乙方和有一些预算的甲方的机会吗?
 
我们再放长远一点看这个问题,刷屏的总体案例,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?远的不说吧,你是不是这几天被苏大强和吴彦祖的合体照刷屏了?翟天临的学术造假,你是不是也围观了?星巴克的猫爪杯,你是不是也抢购了?迷蒙被关停,你是不是也拍手叫好了?停更两微一抖的时候,你是不是也跟着某不坏骂大叔了?……
 
刷屏是在移动社交互联网下一种最典型的传播现象,更是我们生活在虚拟网络世界获取资讯和传递信息的一种方式,绝不仅仅局限于营销圈和传播圈。
 
当然,大叔多次强调过,刷屏的传播方式是圈层化的,大家不能认为只有全民热议,全民刷屏的事件或者话题,才是刷屏,而忽视单一圈层或小众圈层的刷屏事件。实际上,后者才应该是刷屏的常态。
 
 
 
4、抖音和微信一争,其实更容易刷屏了
 
 
作者还有一个刷屏终结的重要论点是:微信的流量在被抖音等社交平台在抢夺。
 
还记得今年1月9日晚上,在朋友圈刷屏的张小龙的4小时分享直播吗?
 
他说:“朋友圈发布到现在有六七年,一个数据一直在增长,每天进去朋友圈的人数。现在每天进去7.5亿人,每人每天进去十几次,所以总数是100亿次。”
 
 
 
这是微信官方第一次公布朋友圈每天的流量:100亿。只不过,这100亿你感受不到,因为这就是去中心化传播的魅力,大叔给它的定义是“信息黑洞”。
 
虽然理论上确实存在用户时间和流量争夺的问题,但其实是不冲突的,一个刷屏级的事件,可以跨平台传播的。比如星巴克的猫爪杯,还有最近爆红的上海“流浪诗人”为例,都是从抖音火到了朋友圈。
 
多一个社交平台,就多一个热点引爆的可能,这个爆点从其他平台可以瞬间回流的微信朋友圈,就像小河里的水汇入到江里一样,微信朋友圈就是这条大江。
 
微信没有干掉微博,反而形成了两个几乎互相每天都有“交汇”的两条“江河”,抖音也一样,这才是“两微一抖”的传播生态。
 
马上到来的5G时代,刷的可能就不只是手机屏幕咯。
 
所以,刷屏时代才刚开始。


  • NingQian.net
  • 宁茜科技
  • 互联网价值营销服务商
Contact

ADD: 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锦绣大道99号SBI创业街

TEL:4000028238 / 13628054580

Wechat
宁茜科技微信号 宁茜科技二维码